融資租賃:PPP模式融資新選擇

2015-04-29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專家認為,《管理辦法》的推出將加快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的推廣,同時PPP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人們的社會生活環境。今年2月25日,財政部發布的《2015年政府采購工作要點》中也提出,在大力推進政府購買服務等各項改革工作中力推將PPP項目納入政府采購管理工作。隨著PPP模式在我國經濟發展中走上新臺階,融資租賃企業將面臨眾多選擇機會。
  融資租賃運用于PPP項目
  仍處探索階段
  隨著PPP模式在我國的不斷發展,其類型也逐漸豐富起來。除常見的BT、BOT等形式外,融資租賃與PPP的結合一直被業內看好。在4月24日于成都舉行的“2015中外知名企業四川行”活動中,首次將PPP項目與傳統分類的工業、農業、服務業等項目并列推介。本次活動四川省共包裝策劃推出PPP項目182個,總投資額達5470億元。海通恒信國際租賃有限公司CEO李思明此前表示,PPP公私合營項目要做好風險架構,保證在政府采購服務的現金穩定流入和項目公司的持續運營的前提下,融資租賃企業有新的市場機會。
  雖然PPP的熱度一直在增加,然而在我國,將融資租賃運用在PPP項目中的實踐并不多,這一模式仍處于探索階段。中央財經大學中國財政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姚東旻博士表示,融資租賃公司可以通過三種方式參與基礎設施建設——直接融資租賃,可以大幅度緩解基礎建設的資金壓力;設備融資租賃,可以解決購置成本較高的大型設備的融資難題;售后回租方式,即購買“有可預見的穩定收益的基礎設施資產”并回租,這樣可以盤活存量資產,改善相關企業的財務狀況。
  合理合法
  將融資租賃運用于PPP項目
  在一段時間內,政府采用融資租賃形式建造基礎設施來提供公共服務,彌補了財政資金不足的短板。去年國務院發布43號文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后,此類項目基本處于停滯狀態,融資租賃行業一直在尋找新的突破口。該如何合理合法地采用融資租賃形式運行PPP項目呢?
  由于43號文規定“政府不得承擔投資者的償債責任”,也就是說,政府不能直接為私人部門借款提供擔保。姚東旻分析說,43號文其實為PPP項目留了一些余地,即政府雖然不能直接為私人部門提供擔保,但可以通過成立特殊目的公司(SPV)向銀行貸款或進行其他融資活動。因此,政府采用融資租賃模式時,應該先成立一家SPV公司,這種SPV公司并不暴露在市場風險下。在PPP項目開始之前,SPV公司先與私人部門(例如融資租賃公司)簽訂相關合同,此時,SPV公司相當于承租人,私人部門相當于出租人。根據PPP模式的捆綁特征,可以將項目分成建造和使用兩個階段。簽訂合同之后,就進入了建造階段,由私人部門去建造基礎設施。在基礎設施的使用階段,SPV公司提供支持性的服務,并且還負責維護基礎設施,而公共部門則給予SPV公司適當的補貼,并定期向私人部門支付統一的融資租賃租金。當合同規定的租賃期滿后,基礎設施歸政府部門所有。
  融資租賃
  結合PPP項目風險需關注
  實際上,融資租賃行業在開拓PPP領域也作了一些有益嘗試。2014年7月,成都金控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為新津有軌電車示范線項目軌道及設備,引入省外金融機構融資2.8億元;同年11月,皖江金融租賃有限公司開展了2.5億元道路管網融資租賃業務。姚東旻認為,PPP模式下的融資租賃是一個多贏選擇,政府部門得到了基礎設施的所有權;私人部門獲得了足以彌補成本并取得合理利潤的租金;銀行獲得了貸款利息收入;公眾可以盡快享受到高質量的公共服務。
  姚東旻同時表示,融資租賃結合PPP的業務項目還是存在一定問題的。首先,雖然理論上融資租賃將基礎設施的建造風險轉移給了私人部門,但實際上將風險轉移給私人部門并不容易實現。一旦私人部門失敗了,政府會承擔最后的項目失敗風險。在建造階段,如果私人部門失敗了,那么政府就必須出面處理無法償還的銀行貸款,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政府的債務。其次,融資租賃可能導致國民收入與生產核算賬戶出現問題。一般來講,當一項資產與所有權有關的大部分風險和收益都歸某一方時,該方會將這項資產記在資產負債表的“資產”項。所以在普通的融資租賃中,只有承租方會將所租賃的設備記入“資產”項。然而,PPP項目下的融資租賃具有其特殊性,由于私人部門和公共部門獨立衡量其是否暴露在了PPP項目的風險和收益之下,那么有可能都將基礎設施記入其資產負債表的“資產”方,或都不記入。這種行為對公共部門或私人部門任意一方來講,不會造成什么后果,但對測量整個經濟的國民收入與生產核算賬戶來講,就會產生巨大影響,所以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需要通過協商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來源:互聯網)

[ 返回 ]

日本三级带2019_狠狠色视频在线2018_一本道高清到手机在线